当前位置:纸店哈飘信息门户网>教育>名人登入|爸爸,再打我一次

名人登入|爸爸,再打我一次

2020-01-10 11:25:05        浏览量: 990次

名人登入|爸爸,再打我一次

名人登入,公号海茫茫,你是不是经常错过我的小船?

点击上方蓝字“青年文摘”→

点击右上角“...”→点选“设为星标”

加上星标 ★,我马上就登上你的码头

作者:阎连科

果麦文化授权发布

01

每每想起我父亲,都是从他对我的痛打开始的。

能记得的第一次痛打是我七八岁的当儿,少年期,读小学。

学校在镇上,在镇上的一个老庙里,距家二里路,或许二里多一些。那时候,每年的春节之前,父亲都会千方百计存下几块钱,把这几块钱找熟人到乡村信用社,全都换成一沓儿簇新的一角毛票,放在他枕头的苇席下,待到了初一那天,再一人一张、几张地发给他的儿女、侄男甥女和在正月十五前,来走亲戚的孩娃们。

可是那一年,父亲要给大家发钱时,那几十上百张一毛的票儿却没有几张了。

那一年,我很早就发现那苇席下藏有新的毛票儿。那一年,我还发现在我上学的路上,我的一个远门的姨父卖的芝麻烧饼也同样是一个一毛钱。

我每天上学时,总是从那席下偷偷地抽走一张钱,在路上买一个烧饼吃。偶尔大胆起来,会抽上两张,放学时再买一个烧饼吃。

那一年,从初一到初五,父亲没有给我脸色看,更没有打我和骂我,他待我如往年无二,让我高高兴兴过完了一个春节。

可到了初六,父亲问我偷钱没有。我说没有,父亲便厉声让我跪下了。又问我偷没有,我仍然说没有,父亲就在我脸上打了一耳光。再问我偷没有,仍说没有时,父亲便更为狠力地朝我脸掴起耳光来。

记不得父亲通共打了我多少耳光,只记得父亲直打到我说是我偷了他才歇下手。记得我的脸又热又痛,到了实在不能忍了我才说那钱确是我偷了,说我偷了全都买了烧饼吃掉了。

然后,父亲就不再说啥,把他的头扭到一边去。我不知道他扭到一边干啥,不看我,也不看我哥和姐姐们,可等他再扭头回来时,我们都看见他眼里含着的泪。

02

第二次,仍是在我十岁之前,我和几个同学到人家地里偷黄瓜。仅仅因为偷黄瓜,父亲也许不会打我的,至少不会那样痛打我。主要是因为我们偷了黄瓜,其中还有人偷了人家菜园中那一季卖黄瓜的钱。

人家挨个儿地找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家里去,说吃了的黄瓜就算了,可那一季瓜钱是人家一年的口粮哩,不把钱还给人家,人家一家就无法度过那年的日子去。

父亲也许认定那钱是我偷了的,毕竟我有前科,待人家走了之后,父亲把大门闩了,让我跪在院落的一块铺地石板上,先噼里啪啦把我痛打一顿后,才问我偷了人家的钱没有。

因为我真的没有偷,就说真的没有偷,父亲就又噼里啪啦地朝我脸上打,直打得他没有力气了,气喘吁吁了,才坐下直盯盯地望着我。那一次,我的脸肿了,肿得和暄虚的土地一样。

因为心里委屈,夜饭没吃,我便早早地上了床去。上床了也就睡着了。

睡到半夜父亲却把我摇醒,好像求我一样问:“你真的没拿人家的钱?”我朝父亲点了一下头。然后,然后父亲就拿手在我脸上轻轻摸了摸,又把他的脸扭到一边去,去看窗外的夜色和月光。

看一会儿他就出去了。出去坐在院落里,孤零零地坐在我跪过的石板地上的一张凳子上,望着天空,让夜露潮润着,直到我又睡了一觉起床小解,父亲还在那儿静静地坐着没有动。

那时候,我不知道父亲坐在那儿思忖了啥。几十年过去了,我依旧不知父亲那时到底是在那儿省思,还是漫想着这家和人生的啥。

03

第三次,父亲是最最应该打我的,应该把我打得鼻青脸肿、头破血流的,可是父亲没打我。是我没有让父亲痛打我。那时我已经越过十周岁,也许已经十几岁,到乡公所里去玩耍,看见一个乡干部屋里的窗台上,放着一个精美铝盒的刮脸刀,我便把手从窗缝伸进去,把那刮脸刀盒偷出来,回去对我父亲说,我在路上拾了一个刮脸刀。

父亲问:“在哪儿?”

我说:“就在乡公所的大门口。”

父亲不是一个刨根问底的人,我也不再是一个单纯素洁的乡村孩子了。到后来,那个刮脸刀,父亲就长长久久地用将下来了。

每隔三朝两日,我看见父亲对着刮脸刀盒里的小镜刮脸时,心里就特别温暖和舒展,好像那是我买给父亲的礼物一样。不知道为啥,我从来没有为那次真正的偷窃后悔过,从来没有设想过那个被偷了的国家干部是个什么模样儿。

直到又过了多年后,我当兵回家休假时,看见病中的父亲还在用着那个刮脸刀架在刮脸,心里才有一丝说不清的酸楚升上来。

我对父亲说:“这刮脸刀你用了多年了,下次回来我给你捎一个新的吧。”父亲说:“不用,还好哩,结实呢,我死了这刀架也还用不坏。”

听到这儿,我有些想掉泪,也和当年打我的父亲一样,把脸扭到了一边去。

把脸扭到一边去,我竟那么巧地看见我家老界墙上糊的旧《河南日报》上,刊载着郑州市一九八一年第二期《百花园》杂志的目录。那期目录上有我的一篇小说,题目叫《领补助金的女人》,然后,我就告诉父亲说,我的小说发表了,头题呢,家里界墙糊的报纸上,正有那目录和我的名字呢。父亲便把刮了一半的脸扭过来,望着我的手在报纸上指的那一点。

两年多后,我的父亲病故了。回家安葬完了父亲,收拾他用过的东西时,我看见那个铝盒刮脸刀静静地放在我家的窗台上,黄漆脱得一点都没了,铝盒的白色在锃光发亮地闪耀着,而窗台斜对面的界墙上,那登了《百花园》目录的我的名字下面,却被许多的手指指指点点,按出了很大一团黑色的污渍,差不多连“阎连科”三个字都不太明显了。

04

算到现在,父亲已经离开我四分之一世纪了。在这二十四五年里,我不停地写小说,不停地想念我父亲。而每次想念父亲,又似乎都是从他对我的痛打开始的。

我没想到,活到今天,父亲对我的痛打,竟使我那样感到安慰和幸福,竟使我每每想起来,都忍不住会拿手去我儿子头上摸一摸。

可惜的是,父亲最最该痛打、暴打我的那一次,却被我遮掩过去了。而且是时至今日,我都还没有为那次正本真切的偷盗而懊悔。

只是觉得,父亲要是在那次我真正的偷盗之后,能再对我有一次痛打就好了。在父亲的一生中,要能再对我痛打上十次八次就好了。觉得父亲如果今天还能如往日一样打我和骂我,我该有何样的安慰、幸福啊。

本文摘自《我与父辈》,作者阎连科。在中国当代文坛,阎连科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,他被称为“莫言之后最有希望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”。从1979年开始写作以来,阎连科写了很多部作品,获奖无数。在所有的作品中,阎连科最看重的就是《我与父辈》,他说:“它是一颗钻石,和书的厚重相比,所有的奖项和盛誉都显得太轻了。”

福利时间

你和爸爸之间,有什么印象深刻的故事吗?留言说说。小编将选取 5 则走心留言,赠送由果麦文化提供的阎连科经典作品《我与父辈》(2018版)1本~

上一篇:卫星石化大幅拉升2.29% 股价创近2个月新高
下一篇:成熟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!

   相关新闻
文汇早读|2比0击败中国香港队,李铁的中国选拔队顶住了噪音和压力
女孩遭同学围殴被拖下水后痛哭求饶,警方已介入调查,校园欺凌为何屡次上演
禁化武组织前总干事:英仓促为特工中毒案下结论
老人卖菜收到假钞 目击市民:良心何在?
市公安局举办2019年民警退休暨新警入警、授衔仪式
美味爽口菌菇肉卷,简单省事还不耽误做其它菜
远大生态园居民反映马家沟有人乱排水?是在清理淤堵管线
ofo总部现场不能直接退押金 发生小型踩踏事件

  热门新闻:
获客成本水涨船高!招联、捷信打出新战术,中小平台可学这三招  获客成本水涨船高!招联、捷信打出新战术,中小平台可学这三招
美经济增速明显放缓 明年隐忧仍多  美经济增速明显放缓 明年隐忧仍多
首付分期重回江湖,开发商面临销售压力开始促销?  首付分期重回江湖,开发商面临销售压力开始促销?
国画素材丨30种月季花开,美到爆!  国画素材丨30种月季花开,美到爆!
早不来晚不来 试驾广汽本田皓影BREEZE  早不来晚不来 试驾广汽本田皓影BREEZE
伊朗副外长:美国的制裁政策威胁中东安全  伊朗副外长:美国的制裁政策威胁中东安全
聚焦航空整机制造 中航飞机启动重磅资产重组  聚焦航空整机制造 中航飞机启动重磅资产重组
迅雷第二季度净亏损70万美元 环比大幅收窄  迅雷第二季度净亏损70万美元 环比大幅收窄
村民患重症申请救助,村里却让其一等再等,巡察组来了加速解决问题  村民患重症申请救助,村里却让其一等再等,巡察组来了加速解决问题
谁说胖子不美不时髦|170斤的她,美爆了  谁说胖子不美不时髦|170斤的她,美爆了

 优选新闻
美女设计师将180㎡的家,混搭成欧洲古堡!  美女设计师将180㎡的家,混搭成欧洲古堡!
严控成本营收猛增 美团“瘦身”能否走上盈利正轨  严控成本营收猛增 美团“瘦身”能否走上盈利正轨
国歌展示馆改扩建工程竣工 10月8日起向市民开放  国歌展示馆改扩建工程竣工 10月8日起向市民开放
庄子的10个段子:小故事,大智慧  庄子的10个段子:小故事,大智慧
“10万针”中接力爱国情,“绒绣红旗”活动在上海起针  “10万针”中接力爱国情,“绒绣红旗”活动在上海起针
联想被冤枉了!  联想被冤枉了!
首部互联网司法白皮书《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》白皮书发布  首部互联网司法白皮书《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》白皮书发布
抄底进行时?高盛喊你抓住页岩油危机的隐秘“机会”  抄底进行时?高盛喊你抓住页岩油危机的隐秘“机会”
30万纯电动SUV,广汽Aion LX和唐EV选谁?  30万纯电动SUV,广汽Aion LX和唐EV选谁?
民工称帮警察带路指凶后被打成7级伤残 申请赔偿遭法院驳回  民工称帮警察带路指凶后被打成7级伤残 申请赔偿遭法院驳回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eggheadbagels.com 纸店哈飘信息门户网 .All Right Reserved